快眼看书 > 都市小说 > 孽乱青石沟 > 那个傻样儿
    那是1958年的夏天,大家本来就穿的少,表姐常秀珍见院子里没人,就干脆脱了上衣,光着身子给朱社好喂奶。没想到这时候,小石匠花有财用右手掐着左手的手腕子,光着个黑红的膀子,就突然从采石场跑了回来,表姐的身子就让花有财看了个通通透透,明明白白。

    18岁的花有财就被表姐常秀珍的一身白肉给惊傻了、迷呆了,张着嘴老半天说不上来话,任凭目光东奔西走,那管口水南流北淌。表姐常秀珍见他那个傻样儿,先是扑哧一笑。

    “你咋了?”

    “没没没咋呀……”

    “没咋眼睛咋呆了,口水咋流了……”

    “我我我……我是被蛇给咬了咬了手指头……”

    表姐见他的手指上真有两个血红的牙印儿,才相信表弟这是被蛇咬了,也顾不上穿衣服,扔下孩子,就那么光着上身,赶紧冲过来,抓住花有财的手指头,就放进嘴里,拼命地裹呀裹……

    话说青石沟,像个巨型的簸箕,口朝西、背朝东,一沟的乱石、一沟的荆棘。

    从沟底流出一条小溪,既算河道、又算马路。湿一会儿干一会儿,深深浅浅、磕磕绊绊走上三五个钟头,歇个十气儿八气儿的才能来到沟底,见到一个豁然开朗,足有足球场那么大的一个采石场。高高的青石砬子环围着南北东三面,就把一个巨大的怀抱,敞开给了西方。

    由于青石砬子的高峻雄伟,害得每天生活在采石场人要比沟外的人,晚见两三个小时的太阳。沟外的人用石料石活儿,有条件的,就用骡子用马来驮来拉,没条件的,就人背肩扛,把石料石活儿运到沟外,再用车拉到该去的地方。所以,从沟里到沟外,惟一的途径就是那条半湿半干,半河半路,坑坑洼洼,曲曲折折的河道了。

    小石匠花有财1948年来到青石沟那年,只有8岁。

    辽沈战役打锦州的时候,小石匠花有财的父母支前中双亡,就剩下花有财和他两三岁的哑巴弟弟花有富。

    没了爹娘,花有财就带着他的哑巴弟弟花有富,跟着逃荒的人流到河北张家口的乡下,去投奔二姨。没想到,到了二姨家才知道,二姨跟二姨夫在平津战役支前的时候,也双双失去了性命,就剩下一个16岁的表姐常秀珍。

    在常秀珍家没了门窗的房子里住了几天,常秀珍就说:“咱们去投奔大姨吧。”

    于是常秀珍就带着花有财和他的哑巴弟弟花有富,一路要饭就到了江苏徐州。

    说来就是这么巧,大姨跟大姨夫竟然也在淮海战役支前的时候,双双献出了宝贵的生命。结果,就剩下个三十来岁半彪不傻的大表哥朱大明。

    “三大战役”要了这几个孩子父母的命,同时也让他们走到了一起,从此命运也就连在了一起。在大姨家露天的房子里住了几天,几个孩子一合计,就决定去投奔老姨。就又跟沿途要饭到了陕西西安的乡下。可是到了地方一打听,老姨早就病故了,就剩个老姨夫孤身一人,躲到秦岭东部的山区打石头去了。

    几个孩子就要了大概的地址,边要饭边直奔西安东南的石门镇而来。到了石门镇一问,都说是有个西安那边儿来的人,在青石沟里打石为生呢。几个孩子就风尘仆仆、翻山越岭地来到了青石沟,就找到了40出头,一瘸一拐的老姨夫。

    见了面,一提七姑八姨,一论亲戚里道,双方就相认了。老姨夫是一个人独居在青石沟里,就一个简易窝棚,一套吃饭的家什。一下子来了四张吃饭的嘴,老姨夫脑门子上的抬头纹猛地就多了好几条……( 孽乱青石沟 http://www.kuaiyan365.com/0_11/ 移动版阅读m.kuaiyan365.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