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看书 > 都市小说 > 孽乱青石沟 > 手脚给绑上
    这时候烂牙挣扎着站了起来,夺过那个爪牙手里的枪,照着花石头的脑袋就是一枪。

    花石头,花有财的儿子,年仅6岁,就倒在了血泊中。

    静,一种可怕的静,一种死亡的静,虽然只持续了十几秒中,但在人们的记忆深处,却久久的、久久的,如一个愈合的疤痕,永远地纪念着一个钻心剜骨的惨痛时刻。

    而烂牙在此时此刻竟然还要说这样的话:同志们,看吧,阶级斗争是多么地残酷和激烈呀,无产阶级不革他们的命、行吗!不把无产阶级专政进行到底、行吗!

    常秀珍见儿子死了,就疯掉了。烂牙怕她再伤害他和他的爪牙,就把她给绑了起来。有个爪牙在西下屋的草垛里,还发现了卷缩在里边的、4岁的小女孩花中秀。

    一个说,小姑娘,别理她。另一个说,你可别放松革命的警惕性,刚才朝咱们开枪的那个比她大不了多少。他们就把瑟瑟发抖的小姑娘花中秀手脚给绑上,丢在了西下屋里,又锁上了门。有个爪牙就说,这会把她饿死的。另一个爪牙说,反动派,你不消灭他、他就会消灭你,咱们没对她下死手,已经是实行革命的人道主义了。走吧,赶紧出青石沟给受伤的革命战友疗伤去吧。

    于是,他们一伙只留下两个人,监督花有财和哑巴花有富把“将无产阶级专政进行到底”的最后一个字,“底”字刻完。其他人,把花有财家能砸的都砸了,能抢的都抢了。然后抬着烂牙和另一个爪牙,回他们的革命老巢去了。

    又过了三天,花有财和哑巴花有富才把那个“底”刻完,才从青石砬子上下来、回到家,才解开被绑了三天的表姐常秀珍,才从常秀珍的嘴里知道了家里发生的一切。哑巴花有富根本不能接受这一切。他嗷嗷叫着,抄起一根撬棍就要冲出青石沟找他们拼命去。

    还是花有财理智些,死死抱住哑巴弟弟不放,反复告诉他,去了也报不了仇,去了只能像当年的朱大明,白白送死、还落个罪名。拦住了哑巴弟弟不去报仇,可是牛旺才劝不住哑巴弟弟非要把英丹红扒出来,看看是不是还活着。他就用手扒呀扒呀,扒得两手直流鲜血还不停手。

    等他扒到压在英丹红背上的那块大石头的时候,他绝望了,他不再扒了。他就坐在英丹红的坟前,像狼嚎一样嚎了好几天哪。他用手拍地,用头去撞压在英丹红身上的那块巨石,他不明白英丹红犯了什么罪、违了什么法,要受到他们这样的凌辱和虐待,要死得这样惨烈、葬得这样可怜哪!在英丹红的坟前痛嚎了三天三夜,哑巴弟弟才困饿难当,昏睡在了坟前。花有财把他背了回来,给他水喝,叫他舒服地睡下……( 孽乱青石沟 http://www.kuaiyan365.com/0_11/ 移动版阅读m.kuaiyan365.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