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看书 > 都市小说 > 孽乱青石沟 > 进一步切磋
    跑回去进门一看,燕文秀早就光着身子在被窝儿里等着要他的东西呢。哑巴也就不客气,燕文秀要什么他就给什么,要多少他就给多少。一直到该做午饭了,燕文秀才要够了自己想要的东西,才下地抱柴火生火做饭。哑巴也就跟着他帮忙。

    等中午花有财回来取午饭,用目光去看燕文秀,见燕文秀含笑对他点头,就知道哑巴弟弟已经过了楚河汉界,尝到了女人滋味儿。

    花有财就异常兴奋,趁哑巴不注意,过来抱住燕文秀就亲。燕文秀也不躲他,花有财亲了一阵不过瘾,就让哑巴弟弟去给胡教授送午饭,自己留下来,跟燕文秀进一步推敲切磋物质享受与精神享受之间的密切关系。

    后来基本上是,上午燕文秀跟哑巴要东要西;下午燕文秀留下花有财给她嚼东嚼西;到了晚上,才跟胡教授玩东玩西。

    这样的幸福生活一直持续到1974年的夏末秋初。燕文秀因为是高龄头胎产妇,难产,又没有医院可送,又没有接生婆可请,就那么靠自己撕心裂肺地挣扎和坚苦卓绝地努力,但最终也没能生下那个不知父亲是谁的孩子,失去了她年仅48的生命……

    燕文秀死后,胡教授就让花有财和他的哑巴弟弟把燕文秀埋在了离英丹红几米外的地方,他说,就让他们到另一个世界去做姐妹吧……

    尘归尘了,土归土了。青石沟又回到寂寥清净的荒凉季节了。

    1974年的秋天来了,来得特别的早,特别的清冷。树的叶子还绿着就落了下来。雨雪天气也接连不断。失去了心爱女人的青石沟,好像不再有一点生气。好像一切都回归了石头,都那么坚硬冰冷地消沉在荒凉的荆棘之中。

    胡教授就病倒了。

    三个男人谁看见燕文秀留下来的净水池、冲水厕所和她专用的青石浴盆,都觉得她还在,她并没有走远,她还在嚷着跟花有财要吃他给嚼的蛤蟆肉团儿,她还在跟哑巴弟弟要东要西,她还在跟胡教授言来语去、有说有笑。可是这些都是过眼烟云,都一去不复返了。

    也不知道苍天要给青石沟多少天灾人祸才能罢手,也不知道青石沟会不会在有一天,阳光突然灿烂,火红的太阳,早早地照亮青石沟的每一寸阴暗的角落,让万物复苏,让春回大地。

    胡教授病病殃殃地活到1976年的秋天。因为他打一下石头就吐一口血,上边就允许他呆在家里,不用打石头了。但不许他回城里去看病。胡教授在病中还天天坚持在破烂的草纸上,密密麻麻地写他的著作。

    后来他吐的血就更多了,死之前不留神把一口鲜血吐在了燕文秀专用的石浴盆里,吐完了他就追悔莫及,就赶紧去擦去清理,可是还没清理几下,就又情不自禁地往里吐了一口,他就又急着清理,然后就又吐,直到一头栽倒在那个吐得满是鲜血的青石浴盆里,就再也没有起来。( 孽乱青石沟 http://www.kuaiyan365.com/0_11/ 移动版阅读m.kuaiyan365.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