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看书 > 都市小说 > 孽乱青石沟 > 卡在石缝中的鱼
    另外她比燕文秀多一项要求就是早上要用温水洗脸,而且是她亲自给两个舅舅在早上起床的时候把温水给送到房间里来。

    而胡黛玉越是想用多多操持家务,料理两个舅舅的起居生活,花有财当然也包括哑巴弟弟就越会勾起他们对往事的回忆。而回忆中就免不了对常秀珍和燕文秀音容笑貌的缅怀,和对眼前活生生的胡黛玉身体的胡思乱想。

    可是这种不伦的、不道德的,甚至是不切实际的想入非非,常常让他们在清醒的时候羞愧难当。他们恨不能一把将身体里的那条欲望的虫子给掐死,可是到了他们的睡梦当中,那条虫子却总是挣脱他们的理性束缚,自己擅自跑出来在情爱的世界里无孔不入,为所欲为。而一旦醒来,那条可恶的虫子又深深地藏到体内深处,羞愧地将自己萎缩得无影无踪。

    这种巨大的感情与理智,本能与伦理的落差让花有财和哑巴弟弟花有富既兴奋不已、又焦躁不安。像一条卡在石缝中的鱼,进退两难。

    特别是到了1993年的冬天,因为过春节操劳过度,感染风寒的胡黛玉得了重感冒,一下子病倒了,加上这些年劳顿奔波,积劳成疾的底子,烧虽然退了,感冒虽然好,可是人却爬不起来,茶饭不思,日见消瘦的时候,牛旺才和哑巴弟弟的心就更乱了。

    花有财凭着以往多年的经验,知道只有一个办法或许能救胡黛玉的性命,那就是用男人的牙齿参合丰富的唾液嚼出的,冬眠带子的蛤蟆肉团儿,直接送进她的嘴里,就能让她起死回生、恢复元气。

    这个屡试不爽的土特办法让花有财想起了无数令人幸福亢奋的岁月,想起了曾用这个办法成功地救活并激发了青春活力的燕文秀和表姐常秀珍。想起了她们性感的嘴唇和恢复后红光满面甜美的面容。

    然而,眼前的这个女人又怎么能用这种过分亲呢、暧昧的方法来给她治病呢。要是真的没有什么纲常礼数,没有什么辈分杂念的束缚,就那么做了,就那么把她给治好了、给救活了,该有多好哇。可是这回不行,万万不行。这回是无论如何也找不到合情合理的理由,除非是发疯傻掉,除非是白日做梦。

    可是胡黛玉确实不行了,一天不如一天了,眼瞅着就奄奄一息了。这可就愁坏了花有财和哑巴弟弟。可是他们斗争了好几天也没有个结果。直到有一天夜里,胡黛玉的儿子于得珠来敲门,说他妈妈让两个舅舅过去有话说,他们才知道可能已经到了最后时刻了。

    花有财和哑巴弟弟花有富赶紧来到胡黛玉的房间,见胡黛玉在烛光里已经没有了人形,虚弱得就剩下了一口气。看见两个舅舅来了,胡黛玉就拉过儿子的手,放在了花有财的手里,有气无力地说,就把他当成您的亲孙子待吧。说着,眼泪就无力地留出了眼角。( 孽乱青石沟 http://www.kuaiyan365.com/0_11/ 移动版阅读m.kuaiyan365.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