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看书 > 都市小说 > 孽乱青石沟 > 战斗夜以继日
    ……可是刚一睡着他就听有人来敲窗户,他不用猜就知道是胡黛玉,他怕惊动哑巴弟弟,就赶紧小声应了,披上衣服就下了地。轻手轻脚就出了屋,果然是胡黛玉来亲自叫他来了。他也没回绝,就跟着胡黛玉,飘飘然就进了她的房间。

    到了胡黛玉的房间,见于得珠呼呼睡着,胡黛玉就把花有财让上了炕,赶紧脱光了衣服就钻进了被窝儿。一个是久旱缝甘露,一个是干柴遇烈火。二人可就如鱼得水,关山飞度了。一回是春风化雨,两回是秋色无比,再回是你中有我,最后是我中有你。

    事隔不久,胡黛玉就怀了孕,再后来,就给他生了一个活蹦乱跳的儿子,给花有财乐得就得意忘了形、就想乘胜前进、扩大战果,也就不分场合地点,说来就来一把、说上就上一回。可是有一天夜里,就在二人酣畅淋漓、高潮迭起的时候,门被一脚踹开了,哑巴弟弟冲了进来,咿咿呀呀地在埋怨为什么这样的好事要背着他,为什么要甩了他,不带上他。

    花有财却一反常态,并没有像以往一样拉哑巴弟弟快来入伙。而是大声呵斥,叫哑巴弟弟赶紧滚蛋,别坏了你大哥目前的大好形势。

    哑巴弟弟见大哥突然不仁,他也就突然不义了。抄起一根铁撬棍,劈头盖脸就砸了下来,就把花有财打得脑浆迸裂,七窍流血,呼啦一下子就坐了起来,一摸脑袋,却只有冷汗、没有血,才知道自己刚才是一枕黄粱。

    等花有财醒过来可就再也睡不着了。人家胡黛玉可是在屋里等着呢,不去,岂不是辜负了人家的一片春心。可是去了可就真的坏了纲常、乱了辈分了。花有财就是突不破他跟胡黛玉的亲生母亲常秀珍那段生活的笼罩,而且胡黛玉的母亲是给他先后生过三个孩子的女人。尽管常秀珍和那些个孩子都不在人世了,可是那毕竟是一段抹不掉的记忆、忘不了的历史啊。

    可是,就让胡黛玉怀着那么美好的愿望和期待,在漫漫的长夜里苦等自己吗?花有财就在这中种矛盾和犹豫中,煎熬着、挣扎着,不知不觉中,竟东方发白,天已大亮了。

    第二天一大早,胡黛玉就端着温热的洗脸水来到了花有财的房间。脸上好像多了几丝愁容。可是跟花有财说话的时候,还是笑得特别迷人。临出屋的时候又小声地说,大表舅别嫌弃我,我的门永远不锁,大表舅想什么时候要我,就什么时候去好了。花有财听了,一时不知如何回答,就只是轻轻点头,但始终默不做声。

    这种局面就这么僵持和维持到了1994年的秋天。胡黛玉的同胞弟弟胡宝玉突然从国外回来了。他卖了继父留给他的小洋楼,给姐姐胡黛玉和外甥于得珠办了加拿大的移民手续。他还说他继父的“红学”论著在国外也引起了轰动。( 孽乱青石沟 http://www.kuaiyan365.com/0_11/ 移动版阅读m.kuaiyan365.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