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看书 > 都市小说 > 孽乱青石沟 > 低矮的窝棚里
    他们先带李香兰去了采石场。花有财说:“青石沟的石头质地密实,做出的石料石活儿结实、细腻。许多人都不辞辛苦地大老远取道来青石沟订石料石活儿。一是这里的石头好,二是我和哑巴的手艺好,为人实在。”

    看着堆积如山的奇形怪状的大小石料,李香兰心里就想,就靠花有财和哑巴的一双手,一下一下地凿啊、錾啊,然后人背肩扛地弄出沟去,真是太原始、太艰苦了。这时候李香兰看见在采石场的一角有个低矮的窝棚,就问:“那里住人吗?”

    花有财就说:“几十年前,我带着哑巴弟弟跟表姐表哥来到了这里,投奔老姨夫。表哥表姐生了八个孩子,三年自然灾害里死了六个,剩下两个就给送人了。后来这两个孩子都有了出息,都到国外发展去了。”

    这时候李香兰一抬头就看见了青石砬子上的各种标语口号,有的已经被岁月和风雨给剥蚀得似是而非了,有的还剩下只言片语,只有刻在了砬子上的那行“将无产阶级专政进行到底”,虽然涂在上面的油漆都剥蚀掉了,可是由于是深深刻在上面的,所以,每一个字还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李香兰就问为什么要在那上面刻字。这就又勾起了花有财对往事的回忆。他就给李香兰讲了哑巴娶了英丹红,以及后来英丹红被专政,怀着孩子惨死的经过;还有表姐常秀珍和他生的两个孩子惨遭毒手,表姐疯了投进大水泡溺水身亡的故事。

    等中午回到家里,吃过午饭,花有财就对李香兰说,上午去采石场累了吧,睡个午觉吧。李香兰也正想呢,就一个人爬到炕上睡到下午3点才起来。

    听见李香兰的屋里有了动静,花有财和哑巴就进来了。哑巴又比划着什么,李香兰就去看花有财,花有财就给李香兰翻译说:“哑巴问你晚上想吃什么。”

    李香兰就说:“什么都行,我不忌口。”

    哑巴又比划,花有财就又翻译,说:“哑巴一定要问你想吃什么。”

    李香兰也就不客气了,就说:“还吃蛤蟆炖土豆吧。”

    哑巴一听就乐了,撒欢儿一样地跑了出去。花有财就说:“哑巴又是去沟里挖冬眠的蛤蟆去了,新鲜的比昨天的还要好吃呢。”

    李香兰就说:“那就太辛苦哑巴了吧。”

    花有财就说:“他就是那样的人,为了别人高兴,自己干什么都行。”

    花有财见没话说了,就起身说:“你要是想洗澡,我就给你烧一盆水。”

    李香兰听了没说什么,就去看他。他好像明白了李香兰的意思,就说:“有地方洗。”

    说着就领李香兰去看一个不是很大,但很讲究的卫生间,里边还真有个一整块青石凿出来的浴缸。

    李香兰就说:“这是谁用过的,还挺讲究呢。”

    花有财就说:“胡教授的老婆燕文秀。”

    李香兰就问:“谁是胡教授的老婆燕文秀啊。”( 孽乱青石沟 http://www.kuaiyan365.com/0_11/ 移动版阅读m.kuaiyan365.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