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看书 > 都市小说 > 孽乱青石沟 > 上了吹了蜡烛
    李香兰继续在心里想:青石沟再苦,花家兄弟再老,可是他们待我是真诚的、厚道的,是实心实意的。而且,如果我能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不,不是当成自己的家,这里已经是我的家了,我跟这里的男主人登了记结了婚,我是他的法定妻子了。这里的一草一木都有我的份儿了,如果我愿意,那么我就是这里的主人了。可是,我为什么要成为这里的主人呢?为什么要跟一个、或是两个大我20来岁的男人结婚,成为他们的女人,成为这里的女主人呢?

    正在李香兰内心里矛盾重重地自我对话的时候,花有财和哑巴弟弟回来了。他们今天的收获特别大,挖回来的蛤蟆又大又肥。

    李香兰一想起土豆炖带子的蛤蟆,就往下咽口水,脸上也就有了笑容。李香兰就对他们说:“你们收拾蛤蟆,我去削土豆皮。”

    花有财和哑巴见李香兰的脸上有了笑容,还帮着他们做饭,就更加高兴了。削完土豆皮儿,李香兰还帮他们淘米。三个人就在愉快的气氛中把饭做好了。然后大家就坐下来吃。

    真像花有财说的那样,新挖来的蛤蟆炖出来更是鲜亮得叫人放不下筷子。吃得李香兰是满嘴满手都是香味儿、都是油啊。

    吃完了饭,花有财就说:“你要是看书嫌一支蜡烛暗,就再给你加一支蜡烛。”

    李香兰就说:“不用了,一支足够了。”说完李香兰就回到房间,哑巴帮李香兰点上蜡烛,就对李香兰热情地比划着,花有财就翻译说:“哑巴是说,要什么就只管吱一声,他会马上就办。”

    李香兰就对哑巴点了头,说了谢谢。他们见李香兰没事了,就都回自己屋去了。等他们走了,李香兰就拿起一本胡教授写的书看,只翻了几页就困了——后来知道,冬眠的蛤蟆是大补的东西,吃了人就爱睡觉。李香兰也就不看书了,上了炕,吹了蜡烛,就又美美地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又是花有财听到李香兰醒了,才进到李香兰的屋里来,哑巴还端来了温热的洗脸水。他们就看着李香兰洗了脸,然后叫李香兰去吃早饭。吃完了早饭,花有财就说:“我们再带你出去转转吧。”李香兰也就点头同意,跟他们出了院子。

    花有财先带李香兰去看了大水泡子。冬天的大水泡子几乎都干涸了。花有财说:“等开春儿就有水了,有水就有鱼虾了。”他还说“青石沟就咱们一户人家,外人很少来,来的也都是匆匆忙忙来订石活儿石料的,所以大水泡子的鱼虾也就不用看着。到秋天把水一放,咱们就有鱼有虾吃了。”

    看完了大水泡子,花有财就领李香兰看了他们家的坟地,大大小小好几十个。其中几个大一点儿的,花有财指给李香兰说:“这个是我老姨夫的;这个是我表姐常秀珍的;这个是个空坟,是我表哥朱广大的,他被整死了,连个尸骨都没留下,里边就埋了他的一顶帽子和几件衣物;其他就是那十来个孩子的小坟茔了。”( 孽乱青石沟 http://www.kuaiyan365.com/0_11/ 移动版阅读m.kuaiyan365.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