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看书 > 都市小说 > 孽乱青石沟 > 在身上颠簸
    那动作、那神情

    哑巴听了就高兴地使劲点头。花有财又解释说:“小时候我们跟表姐玩儿过一个游戏,叫‘猪八戒背媳妇儿’,就是我跟哑巴换着背她,看谁背得远、背的时间长,谁胜利了表姐就亲谁一下。”

    见李香兰的表情有点怪,花有财赶紧说:“今天不是做游戏,今天是你的脚上起泡了、走不动,我和哑巴才要背你的。”

    李香兰听了就笑了,觉得花有财太在意自己的感受了。李香兰突然觉得有一种特别愉悦的心理让李香兰唤回了童年的游戏冲动。李香兰就对花有财和哑巴说:“那咱们也做那个游戏吧,看看谁背我背得远、背得时间长。”

    花有财好像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哑巴倒是兴高采烈地手舞足蹈。花有财琢磨了半天,才试探地问李香兰:“要是谁胜利了,你肯像表姐一样……”花有财的话只说了一半儿。

    李香兰知道花有财的另一半是说,要是谁胜利了,李香兰能不能去亲胜利者。李香兰也不说话,就冲他们俩点头。

    花有财和哑巴弟弟两个对视了一下,就相互点头。然后为了争夺初背权,竟然还竟起拳来。结果三局两胜,哑巴拔得头筹。哑巴乐得咿呀乱叫,把自己的褡裢给了花有财,就跑到李香兰跟前,背向李香兰,蹲了下来。那动作、那神情,还真像个游戏中的大男孩儿。

    李香兰也像回到了孩提时代,李香兰笑着看了花有财一眼,就趴在了哑巴的背上。哑巴背起李香兰,就对李香兰咿呀什么,花有财就翻译说:“哑巴让你看表,看他能背你多长时间。”

    李香兰就看了手腕子上的表说:“现在是3点10分。”

    还没等李香兰说完,哑巴就撒开了腿,一路小跑就背着李香兰上了回青石沟的石板路。哑巴的身子骨硬朗,腿脚利落,两手搂着李香兰的大腿,背着李香兰简直就是箭步如飞。

    李香兰的身体紧贴着他的背,手就绕抱着他的脖子,两腿骑跨着他的腰,随着他小跑的动作,上下左右地摆动着自己的身体。他的视线就越过哑巴的头顶,晃晃悠悠地看着青石沟的景物迅速地向后退去。那种移动不像坐车,也不像坐船,那种前行就像骑马,不,比骑马更有感觉、更有游戏感和愉悦感。

    花有财背着所有的年货跟在背李香兰的哑巴后边也是一路小跑。

    哑巴背李香兰跑了差不多半个小时,才停下来,把李香兰放在地上,满脸通红地喘着粗气等随后赶来的花有财。

    等花有财赶到了,他就接过花有财身上的年货,背在了肩上。于是,李香兰又趴到了花有财的背上。花有财并没有像哑巴一样一路小跑,也不是大步流星,他是在小步快走。

    他的速度并不比哑巴慢,而且均匀平稳。他的上身几乎不动,让人在他的背上特别舒适,还有安全感。刚才在哑巴身上颠簸出来的兴奋与激动,在花有财的背上又化为平滑中的安静。( 孽乱青石沟 http://www.kuaiyan365.com/0_11/ 移动版阅读m.kuaiyan365.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