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看书 > 都市小说 > 孽乱青石沟 > 免不了眉来眼去
    然而到了第二天早上,李香兰醒来的时候,呼啦想起昨晚的纵情,就把自己吓出一脑门子的汗来——这要是怀孕了可怎么办——自己还没有一点心理准备呢。

    和花有财同房好像是李香兰身不由己,跟他登了记,算是法律认可的夫妻,同时又整天地同吃同住,免不了眉来眼去、触景生情,就要做男女之事。

    然而怀孕的事可是要从长计议,不说是百年大计,至少李香兰现在的飘摇的心态和特有的身份还不适合怀孕生子。还是谨慎保守,给自己留下余地为好。

    于是李香兰赶紧下地,从自己的小包里找出事先准备好的,装在别的药瓶里的避孕药,倒进手心,数出两片儿,就往嘴里放。可是刚放进嘴里,花有财就进屋来了。

    见李香兰手拿药瓶,正在吃药,就过来问李香兰:“怎么了,吃什么药。”

    李香兰的心砰砰直跳,就好像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坏事一样,一着急,加上李香兰急着咽下那两片药,竟激烈地干咳起来。

    花有财就赶紧过来给李香兰拍后背,还问李香兰要不要紧。

    李香兰咳了一会儿,反而镇定下来,就对花有财说:“我没事,可能是昨天酒喝多了,头有点疼。”

    花有财听了就说:“那你吃的是止疼药吧。”

    李香兰听了就顺口说:“是啊,我以前就有喝酒头疼的毛病,所以就备了点儿止疼药在包里。”

    听李香兰这么一说,花有财就过来拿过药瓶说:“怎么说的呢,我跟你一样,一喝酒就头疼,要不是过年,我才不喝那东西呢,来,给我也来两片儿。”

    说着就从瓶子里倒出两片儿来,一仰脖就给放进了嘴里。李香兰想拦他可又找不到理由,就只好眼睁睁地看着他吃下了李香兰的避孕药。

    更让李香兰没想到的是这时候哑巴又进来了,看见花有财吃药,就用手语问怎么了,什么药。花有财就说头疼了,止疼药。哑巴听了,竟然也过来,伸手就跟花有财要了两片儿,然后边把药放在嘴里,边用手语说,他也是酒喝多了,头疼。

    李香兰简直在心里哭笑不得了。

    等他们把药瓶还给李香兰,见李香兰表情怪怪的,花有财就说:“别担心,等吃完了,咱们再上镇里去买。”

    李香兰也不能说明真相啊,就只能似笑非笑、似有似无地点了点头。

    自从花有财跟李香兰有了第一回,再有机会,他就一回也不放过了。瞅见哑巴不在跟前,他就对李香兰表现得如饥似渴。

    李香兰又找不出明显可以回绝的理由,就只能由着他。他先还是细水长流、解渴就走。后来胆子和能耐越来越大,常常就是开闸放水,不一泻千里他不罢手。而且李香兰一说头疼,要吃避孕药,他也就跟着说头疼跟李香兰要药吃。再加上哑巴也时不时地来要两片儿吃吃,李香兰的那瓶避孕药,不久就岌岌可危、所剩无几了。( 孽乱青石沟 http://www.kuaiyan365.com/0_11/ 移动版阅读m.kuaiyan365.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