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看书 > 都市小说 > 孽乱青石沟 > 睡一被子
    李香兰听了他的话觉得他确实不是个好东西;但他也确实掐着青石沟村的命脉。[]李香兰就跟他说:“黄村长你就先回去吧,等花有财他们哥俩回来,我跟他们说说承包青石沟的事儿,看看他们是什么想法。”

    黄村长听了就说:“他们的想法撒于你的想法;他们干一辈子,都不如你跟我睡一被子。”

    李香兰听他肆无忌惮了,就对他说:“黄村长也是个有身份的人,说话总要有个分寸。花家人的脾气你也不是不知道,别图一时痛快,找一辈子的不痛快。您还是先回去吧,我今天晚上就跟他们合计,然后眷给你一个答复。”

    他见在李香兰身上也楷不到什么油水,吃不着什么豆腐了,也就灰溜溜地走了,不过走到门口了还突然回过头来,趁李香兰不备,迎面搂住李香兰,在李香兰的嘴上,臭烘烘地亲了一口。然后边说“你会主动来找我的”,边一步三回头地骑上他的毛驴,晃晃悠悠地走了。

    看见黄村长走远了,李香兰就赶紧跑到采石场。见了花有财和哑巴,就把黄村长问咱们包不包青石沟采石场的事儿跟他们说了。

    花有财听了就说:“别听他放屁,多少年前他就说要包出去,可是谁也不包。谁都说,青石沟要电没电要路没路,光包了一堆烂石头,开也开不出来,运也运不出去,那不是谁包谁赔嘛。”

    李香兰听了就说:“黄村长说了,好像这回是动真个儿的了。”

    花有财就说:“动真个儿的又怎么样,他还能把咱们给撵出青石沟哇。”

    李香兰就说:“他说了,还是先看咱们包不包,要是咱们不包,别人可就来包了。”

    花有财听了就说:“那他说没说得多少钱才能包下来。”

    李香兰就说:“黄村长说了,一万也是他,十万也是他,三五十万也是他。”

    花有财听了就来了火,说:“他是放他妈的狗臭屁,怎么会有那么大的活动量呢。”

    李香兰就说:“黄村长说了,要是我把身子给了他,他一高兴也就是一年一万;要是不给他身子,那可就真得三五十万了。”

    哑巴听了就咆哮起来,花有财解释说:“哑巴说你的身子是咱们花家的,谁要是碰,他就把谁给废了。”

    李香兰听了就说:“黄村长说完我也没给他好脸子,他就讪白白地走了;临走的时候扔下一句话,让咱家眷给他个明确的答复。”

    花有财听了就不说话了。哑巴也不吭声了。过了老半天,花有财对李香兰说:“我也知道,要是咱们不包,迟早要被赶出青石沟;出了青石沟,我跟哑巴的一身手艺也就像旱地里游泳,根本用不上了。可是要是真包,黄村长肯定往死里砸咱们,非把咱勒得大气儿上不来、小气儿不让喘、倾家荡产了他不能罢手。除非你从了他,给他当了相好的,他才会放咱们一马。他就是那种人。谁都知道他是那种人。”( 孽乱青石沟 http://www.kuaiyan365.com/0_11/ 移动版阅读m.kuaiyan365.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