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看书 > 都市小说 > 孽乱青石沟 > 膨胀起来
    可是这时候,李香兰就觉得有人来抱她,李香兰竟闭着眼睛不想知道是谁。好像此时此刻,谁领她走她都会跟他,谁来要他他都会给他的——李香兰想不要自己了,李香兰想把自己随便给别人了,李香兰在蓝县长给李香兰留下的无限失落里,突然放弃了自己,让自己的大脑空白,让自己的感情空白,甚至想让自己的人生都从此空白。

    可是当来人把李香兰背到背上的时候,李香兰马上就意识到,背她的人不是别人,却是哑巴。哑巴是看李香兰急急忙忙地出了院子,先是走,后是跑,就觉得李香兰有点不太正常,就一路跟了出来。

    后来见李香兰摔倒了,就赶紧过来抱起李香兰,把李香兰背在了背上,一路小跑地回到了家里。

    李香兰就像病了一样地在炕上躺了好几天,跟蓝县长膨胀起来的感情泡沫,才渐渐破灭、消退和风干。花有财和哑巴倒是没说李香兰什么,他们或许知道李香兰在爱恋蓝县长;或许只认为李香兰是听说要给青石沟,铺路架电而兴奋过度或是劳碌过度所致。他们对李香兰还是一如既往地悉心照料,关怀备至。

    过了一个星期,李香兰就又恢复了常态,就又下地干活了。躺着的那几天里,李香兰渐渐地想明白了,自己根本就没有任何可能跟蓝县长有什么未来,两人的身份、地位、经历甚至包括命运,都是天壤之别,不可同日而语。

    再说自己的身心早就千疮百孔,混浊不堪了,哪里配得上人家平步青云、如日中天的蓝县长啊!自己是太自做多情了,自己是太不自量力了,自己是太无自知之明了。还是把心收回来,面对自己的现实生活,面对自己的真实命运吧。

    李香兰这么想开了,也就有了精神了,有了精神人也就没病了。李香兰就又重新开始操持李香兰的家务了。花有财和哑巴见李香兰好起来了,脸上也就有了笑容,他们嘴里也就有了笑声。

    蓝县长他们走了十几天后,就来了几个县里的工作人员。他们说上回的蓝县长来青石沟现场办公的会议记要征求各方意见后,一致通过了。他们就草拟了一份修路和架电的出资合同,要让花有财和李香兰看看,要是同意,就签字生效。

    花有财也不识字啊,就赶紧叫李香兰给看。李香兰看过就说:“跟上回蓝县长说的一样,县里出25万,镇里出15万,村里和咱家各出5万。两个月架完电,五个月修完路。”

    花有财听了就问李香兰签不签,李香兰就说:“签吧,蓝县长不会坑咱们骗咱们的。”

    花有财就在上面笨重地签上了自己歪歪扭扭的名字。等花有财签完了,工作人员的一个要求叫李香兰吃了一惊,他们竟然说,让李香兰也在合同上签名。他们说蓝县长说了,一定要你们夫妻共同签名合同才会生效。( 孽乱青石沟 http://www.kuaiyan365.com/0_11/ 移动版阅读m.kuaiyan365.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