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看书 > 都市小说 > 孽乱青石沟 > 不可名状
    李香兰拿起笔来就去看花有财,李香兰突然觉得自己有了某种重要的身份:一个妻子的身份,一个法律意义上的身份。如今李香兰也能在具有法律效力的文件上签字了。李香兰也是个人了,也是个有社会行为能力的人了,一个与他人、与男人、与丈夫平等相对的人了。

    李香兰掩饰着内心的激动,拿起笔,用隽秀的笔体在那份合同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工作人员见了,就惊讶地说:“你是什么文化程度啊,字写得这么流利好看。”

    李香兰就说:“我没念过书,是自己练的。”

    另一个工作人员就说:“什么没念过书啊,你看人家都读什么书吧。”

    说着他就一指摆在李香兰的石头书架上的关于“红学”的那些论著。李香兰听了也就笑了,李香兰就对他们说:“我是爱看书,还什么书都看;书倒是读了不少,不过就是什么文凭也没有。”

    几个工作人员就你一句李香兰一句地说,没文凭有水平更好。其中还有一个凑近李香兰说:“听蓝县长说,你的舞跳的是全县第一呢。”

    李香兰就笑着说:“什么第一呀,是蓝县长跳得好,把我给带好了。”

    其他工作人员听了,就用了羡慕的眼光看着李香兰。李香兰的心里又洋溢出一股说不出形状的幸福感。

    工作人员走了有个三五天后,李香兰跟着花有财和哑巴,就到镇里的信用社取出五万快钱来,就安规定交给了镇里。白镇长这回见了我,可是客气非常了。话里话外,非问我跟蓝县长有什么亲属关系不可,他们怎么表白他都不信,硬说他们跟蓝县长可不是一般关系。

    中午白镇长还设宴款待了他们。走的时候,还让他的司机开着他的吉普车,拉着他们和哑巴的独轮车一直送到青石沟的沟口才回去。又过了没几天,就看见有人来青石沟开始测量、绘图、打桩了。又过了几天,就有各种机械开到了青石沟的沟口,开始施工铺路了。与此同时,一根一根的水泥电线杆子,也一个接一个地矗立起来。而伴随着这些的,是提前到来的,1995年的春天。

    形势真好,不是小好,不是中好,而是一片大好。隆隆的机械声,打破了沉睡千年万年的青石沟,那声音在一声声地告诉青石沟,它的“石器时代”结束了,它的新时代来临了。

    花有财和哑巴兴奋得好像被一下子激发了青春的活力。浑身上下总是有股子使不完的劲儿。花有财更是加倍努力地在李香兰身上辛勤耕耘。他一定是盼望着要让他的后代能够在青石沟里有路通电的时候,来到这个世界,延续花家的香火,接替花家的事业,让青石沟里后继有人。

    可是他不知道李香兰还没有跟随他的意愿,李香兰还在按自己的人生设计来独立前行。他还不知道如果这样下去,他的播种和耕耘都会颗粒无收,他的希望最终都会无情地失落和破灭。( 孽乱青石沟 http://www.kuaiyan365.com/0_11/ 移动版阅读m.kuaiyan365.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