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看书 > 都市小说 > 娇妻如云:大院深处 > 第1章 撞破妻子红杏出墙
    20008年晚九点,春城白沙机场。

    从美国起飞的波音747飞机缓缓在白沙机场降落,带着墨镜身着白色休闲服的蒋一航四处看看,没有见到来接自己的车子,拦了一辆的士直奔景帝公寓区!

    “先生,找你十元钱!”下了车,蒋一航拎下行李箱就往家跑,出租车司机在后面大叫。

    “不要啦!”蒋一航说着已经消失在景帝公寓小区的大门口。

    “久违了,我的家!”蒋一航开门,打灯,踢鞋,扔包,一气呵成。

    蒋一航的老婆凌露露是个很红的T台模特,一般要晚上十点才下班回家。蒋一航乐进浴室洗澡,想象着老婆进门的那一刻惊奇而激动的表情,想象着自己和老婆拥抱着吻得死去活来,再迫不及待地剥去对方的衣服交织在一起重重地倒在沙发上……蒋一航美滋滋地笑了。

    洗过澡已经九点半了,蒋一航腰间裹了一条浴巾上楼。

    这是一栋很宽大的复式楼,他们夫妻俩住在楼上的大卧室,下面的房间都是空着的,因为凌露露有洁癖,所以刚才做出租车回家的蒋一航就在下面的浴室洗澡之后才上楼!

    楼上卧室的门虚掩着,露出一道灯光。

    奇怪啦,老婆还没有回来,是有小偷进来了吗?呵呵,小偷啊小偷,你敢偷盗我家来了,得让你尝尝我跆拳道黑带高手的厉害,蒋一航小心翼翼地一步步往上挪!

    一步两步三步,离卧室越来越近,原来瑟瑟的声音越来越清晰,还夹杂着女人呻吟和男人的喘息声。

    呜呜,有两个小偷?竟然还一男一女?他们是在搬移保险柜吗,累得那么气喘吁吁的?

    近些,再近些,卧室里的声音越来越明显,女人的呻吟声夹杂着兴奋的叫声,男人的喘息哼哼声带着肉撞击的声音。

    不对,这不是用力搬移保险柜发出的声音,好像是**的声音,因为这个女人的声音听起来是那么的耳熟!

    “谁在里面?”

    蒋一航一把推开房门冲了进去,当他看清楚屋里的情境之时,像被电击到了一样定在了卧室中央……硕大的床上,两具光溜溜的身躯如火如荼地交织在一起!

    蒋一航呆呆地看着床上,床上疯狂做哎的一男一女,是蒋一航最熟悉的两个人!一个是自己的老婆,一个是自己的至交好友许如云!如今,这两个人在蒋一航的婚床上疯狂地冲击着,发泄着,索取着!

    “老公!”

    “蒋一航!”

    凌露露和许如云一前一后叫出声来,长大了嘴巴!

    “老公,你不是要后天才回来吗?”凌露露立马从许如云身上下来,心急火燎地套上自己的睡衣过来拉蒋一航的手。

    “混蛋!”蒋一航甩开凌露露的手,冲过去对准许如云就是一拳,接着就是时暴风雨一样的拳头落下,许如云一开始还道歉躲避着,后来被打得鼻青眼肿的,竟然还火了,吼道:“蒋一航,不防告诉你,露露一直以来真正喜欢的人是我!她和你结婚不过是看上你的家业罢了!”说完,许如云大刺刺躺在床上,擦了一下嘴角的鲜血,不急不缓地拿起床头柜山的烟抽上了!

    “如云……”凌露露惊叫,怎么可以说呢?

    “露露,怕什么,你放心,以蒋家的身份是不敢把我们的事情抖落出去的,否则商界震惊,被耻笑和受损失的还是蒋家!他蒋一航更不敢和你离婚,那他至少要损失三千万!”许如云不紧不慢地点上一支烟,不急不缓地道。

    “你们这对狗男女,无耻!”

    蒋一航冲下楼,拉开房门就跑了出去,他要回蒋府,他要和凌露露离婚,别说损失三千万,就是一无所有也要离婚,他无法容忍一个背叛自己、水性杨花的女人相伴一生!

    没有哪一辆出租车愿意把一个裹着浴巾、满面怒容的男人栽走,气恨交加的蒋一航昏昏沉沉地在马路上疾驰,看不清红灯绿灯,“吱呀“一声急刹车,蒋一航倒在了血泊中……

    古代,京城西郊马场

    马场上,两位十**岁的年轻人齐马并立,还未等喊一二三开始,穿着红色劲装的姑娘突然一抽鞭子,打在了穿着黑白相间骑马装小伙子的马背上,马吃痛冲了出去,小伙子还没有来得及拉紧缰绳,已经被掀翻在地,摔落地上,一动不动……

    正是三伏天,知了在枝头烦躁就叫着,一如我此时的心情。

    已是在穿越的第11个日子了,可我还是觉得这是一场梦,只等我醒来就仍然要面对自己的老婆和好友偷情,然后对簿公堂分割家产,而不是在活在古代的未婚小伙。

    11天前,我被出租车撞倒了,醒时已经是在这具身体前主人的床上了。据丫鬟说,我是从马背上摔下来的,然后昏迷了一天一夜,醒来时已经失去了记忆,城里最有名的老中医说是惊吓过度,好好调养,慢慢就能恢复。( 娇妻如云:大院深处 http://www.kuaiyan365.com/0_73/ 移动版阅读m.kuaiyan365.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