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看书 > 都市小说 > 暧昧医院 > 第183章 太兴奋了
    ()

    杨子东感觉得到,钱满说这些话的时候,手颤动的很厉害,就像是再次重新感受到了当时的情景似的,他用力的握了握钱满的手,轻柔的说道:“让你受苦了。”

    “这还不算什么,最可怕的还在后面呢,陈院长见我还能勉强支撑着,就又开始换了新花招,无奈,我是品尝过男女之事的女人了,所以在陈院长那老练的手法下,再也无法承受了,一次又一次的巅峰使得我失去了做女人的尊严,屈服的一声接着一声的向他求饶,求他给我。”钱满像是身临其境般的激动,浑身不断的乱抖着。

    杨子东猛的将钱满往自己的怀里一楼,失声说道:“别说了,别说了……”

    钱满将头深深地扎在杨子东的怀里,失声的痛哭了起来,一边哭着一边轻声地喊道:“我是个坏女人了。”

    杨子东轻轻的拍打着她的后背,安抚着说道:“不,你不是坏女人,你是一个有情有意的重情女子,能有你这样的好妹妹,我感到十分的荣幸。”

    钱满慢慢的抬起头来,用衣袖擦拭了一下眼泪,含泪笑着说道:“你认我这个妹子了?”

    “认,怎么会不认呢?从今往后,你就是我的好妹妹……”杨子东说到这儿,犹豫了一下,接着又激动地说道:“不,应该是我的好阿妹!”

    “阿妹?”钱满瞪大了眼睛,他很清楚,妹妹和阿妹的本质区别,惊恐过后,他又冷静的说道:“不,我,我已经不是干净的身子了,再说……再说……”

    “怎么?难道你不愿意做我的阿妹么?”杨子东追问道。

    “不,不是,我,我愿意,可……可现在不行了……”钱满失落的表情难以言表。

    杨子东像是意识到了什么,立即问道:“是不是因为陈院长那个老家伙?”

    钱满轻轻地点了点头,面色微沉的说道:“他答应了我,以后不再找你的麻烦,我……我就答应了做他的女人!”

    杨子东岿然不动了,他怎么也不会想到,一个没有跟自己上过床的女人会为自己付出这么多,而且是毫无怨言,这不能不让杨子东有所反思,有所醒悟。

    杨子东实在是无法抑制自己的感情了,他的眼泪已是盈盈的挂在了眼角边上,并且颤声说道:“小满,为了我,你值得吗?”

    钱满万般无奈的说道:“小东哥,你也别自责,说句实在话,我这也是破罐破摔了,反正已经被那老狐狸给玷污了,再怎么着也不能挽回了,所以,倒不如做个顺水人情,让他放你一马,我所能做到的也只有这些了。”

    杨子东心里百感交集,他在恨自己无能的同时,也庆幸自己有着这么好的运气,但同时又担心,陈院长这只老狐狸会不会真的像钱满说的那样,就此放他一马,如果真的能这样的话,那他杨子东一定能东山再起,也就一定能有机会还给钱满一个幸福的未来……

    想到这儿,杨子东长长的喘了口大气,冲着钱满说道:“你已经为我付出的太多了,这就足够了,即便是陈院长这只老狐狸不遵守诺言,我也无怨无悔了。”其实杨子东这也是投石问路,他的意思就是想再从钱满的嘴里得到更加切实的东西。

    “这个你不用担心,我还跟他留了一手呢……”钱满悠然地说道。

    “留了一手?”杨子东不解的问道。

    “是的,我已经领教过了陈院长的狡猾奸诈,怎么能不留一手呢!”钱满很自信地说道。

    “难道你跟陈院长……”杨子东摇了摇头,中断了自己的猜想,他意识到自己猜的很没有边际,于是紧紧地盯着钱满,静静的等待着她的答案。

    钱满站起身子,慢慢地走到了桌边,给自己倒了点白开水,一口气喝下去以后,抹干净嘴边溢出的水,接着说道:“陈院长也是机关算尽,结果反倒把自己也算进去了。”

    “怎么回事儿?”杨子东傻愣愣的问道。

    “我本以为陈院长嫌弃我脏,很纳闷他为什么在跟我行事儿的时候还要带上套套,当时我的自尊心受到了极大地伤害,心想,这个老狐狸把我当成什么人了?”

    杨子东像是想到了什么,着急的插嘴问道:“是不是他怕在你身体里面留下证据?”

    钱满惊奇的看着杨子东,话题一转问道:“你也这么做过?”

    “没,没有的事儿,我哪有陈院长这么不是东西啊!”杨子东赶紧辩解着说道。

    钱满白了一眼杨子东,那意思是谁信呀?但她没有再追问什么只是有些伤心的低下了头。

    杨子东心里有些懊悔,心道:干嘛非的着急要问他呢,这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么?但说出口的话也收不回来了,于是杨子东咬着后槽牙坚定地说道:“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没有就是了。”

    钱满不再跟杨子东纠缠,她调整了一下情绪,接着说道:“你说的没错,这只老狐狸就是存了这个心眼,他怕在我的身体里面留下了证据后,我就可以告他强行了我。”

    “这个老狐狸真是太狡猾了,看来他不是第一次干这种事情了。”杨子东不敢在瞎猜了,只是随声附和着钱满说道。

    “这就叫做聪明反被聪明误,等到他美滋滋的享受完我,违心的很投入的为他服务以后,我悄悄地把他用的套套藏了起来,在他还没有醒过味儿来的时候,我就装作很害羞,又很失落的样子,草率的收拾了一下,便离开了陈院长的房间。”钱满后长长地出了一口大气。

    “他就这么容易放你走了?”杨子东不敢相信的问道。

    “当然没有那么简单,我完全能够意料得到,陈院长这只老狐狸绝对不会那么轻易地放过我的,所以,我……我也喝出去了,趁他不注意的时候,将他用过的套套藏到了嘴里,结果没出我的所料,就在我穿好衣服以后,他就死缠烂打的纠缠了我一段时间,并且威胁着我答应了做他的女人后,才算放我走,在这期间,我只是点头或者摇头,一句话也没说。”钱满说到这个时候,眼睛里面透出了一丝的光泽。

    杨子东这个时候皱起了眉头,他犹豫着问道:“这能行吗?就算是你有了他的东西,可这又能说明什么呢?”

    钱满轻微的撇了撇嘴,表情木然的说道:“我也是打算搏一次了,既然已经被他给玷污了,我当时唯一的想法就是怎么样能借用这次的被玷污来换取你的前途,于是就想到了这个办法。”

    “那陈院长是怎么知道你手里面有他的东西的呢?”杨子东纳闷的问到。

    “我走到了楼下以后,知道他会从窗户看着我走,于是便向窗户那里看了看,果然,陈院长正阴笑着在窗户那里看着我呢,我这个时候从包里面掏出了套套,冲着他比划了一下,然后做了个手势打电话的手势,转身就赶紧走出了那个高档的小区。”钱满眨着眼睛说道。

    “他果然给你打了电话,对吗?”杨子东肯定的说道。

    “是的,就在我刚刚回到了自己家的门口的时候,他终于给我打来了电话,估计是他翻遍了整个床铺,也没能找到他用过的那个套套,所以,他不得不给我打了电话。”钱满像是很有自信的样子。

    “你就那么有自信?”杨子东觉得钱满的表情绝对是有自信的样子。

    “我为什么没有自信呢,你想想,我可是光着脚丫的,他陈院长可是穿着一双‘高档珍贵’的官靴呢,相比之下,我就不信他不怕我跟他来个鱼死网破。”

    杨子东终于点了点头,松了口气说道:“对呀,应该害怕的是他啊!”

    钱满又接着说道:“当然,要是我提出的条件过于苛刻,那么陈院长也未必会答应,可是我就只有一个条件,那就是让她不要再跟你过意不去,这个条件可以说对他一点伤害也没有,你想想,他能不答应吗!”

    杨子东倒吸了一口凉气,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他知道,以陈院长的为人和品行,答应了钱满也说明不了什么,但是,最令他感到震惊的是,钱满这么一个简单的女孩竟然也有着这么深奥的心机,这就不得不令他感慨万千了,他不由得想象到了另外一个问题……

    杨子东虽然不是那种善于动心机的人,到目前为止他还从来没有主动地算计过谁,基本上都是在被动的应付着别人给他施加的压力,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儿,他的脑海里竟然有了另一种的想法,这个想法很可怕,而且很特别。

    苦苦的安慰了一番钱满后,杨子东便离开了钱满的家,他茫然地走在大街上,漫无目的的走着,此时此刻,他的心里并没有因为钱满为自己的开脱和奉献感到格外的兴奋,反倒像是更加忧郁,他真的很想不明白,钱满一个素未平生的女孩子为什么要为自己付出这么多,而且,而且还不求任何的回报?

    杨子东此时感到很无助,自己身边也有了不少的女人了,但到了真正需要一个能说说心里话的时候,基本上没有可以直接想到的,思来想去,他觉得还是张妙比较靠谱,能够给自己拿个主意,在没有别的可以想到的女人了,于是杨子东决定去找张妙商量一下自己的事情。

    张妙的办公室里,气气氛显得有些凝重,杨子东软软的坐在沙发的一角,张妙紧挨着他坐在了沙发的中间,看着杨子东迷茫失落的样子,她轻拍着他的手说道:“小东子,不是我说你,你应该先是个男子汉,然后再是个男人。”

    杨子东茫然的看着张妙,很不解地问道:“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就是你必须要敢于面对你自己的问题,怎么这么一点小事情就把你击垮了吗?”张妙仍然还是含蓄着说道。

    杨子东摆了摆手,有些不耐烦的说道:“好了,张姐,你就别在绕弯子了,我来你这是要你帮我分析一下,陈院长是不是再利用钱满来对付我?”

    张妙嘴角微微的露出了一丝寒意,哼了一声说道:“你呀,就是当局者迷,你管他是不是再利用钱满呢,你就当这事儿是真的,然后你就顺着杆爬不就成了吗!”

    “怎么个顺杆爬法?”杨子东现在的脑子就像是一只木瓜,一点也没有思考能力了。

    “小东子,你平时挺聪明的,今个儿这是怎么啦,这么简单的事情,难道还要我掰开揉碎的说给你吗?”张妙一边摇晃着杨子东,一边说道。

    杨子东就像是散了架一般,任凭张妙来回的摇晃着自己的身体,他现在真的是不知道应该相信谁,不应该相信谁了,在他的脑海里,现在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不想再跟陈院长纠缠下去了,他想到了放弃。

    看看杨子东半天也没说话,张妙有些着急的说道:“看来你现在是完全被击垮了,要是你这么软弱的话,即便是我再有好的办法,恐怕也无济于事了。”

    杨子东在张妙的刺激下,多少有些清醒了点,他用拳头砸了两下自己的脑袋愤恨地说道:“奶奶的,就算是死,老子也要拉个垫背的。”

    张妙猛地一拍杨子东的肩膀,站起身来说道:“这就对了,男子汉就要有这种喝出去的精神,你现在的处境虽然很艰难,但毕竟还没有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所以,我的意见就是你现在什么也不要去想,什么也不要去做,陈院长这边你就顺其自然,你将主要精力要放到你身后的那棵大树上才是上策,知道吗?”

    杨子东苦笑了一下,看了看张妙,很无奈地说道:“张姐,我跟你说的身后的那棵大树只是个希望,还没有到了咱们这种无话不说,无话不谈的地步,要想让人家替咱办事儿,谈何容易!”

    张妙上前一动,重重的拍了一下杨子东的脑袋,凝眉说道:“你呀,怎么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呢?我不是说过了吗,你现在的主要精力应该放到那棵大树上,自己铺平这条路,不然还用得着这么着急吗?”

    这真是一句话点醒梦中人,杨子东听了张妙的这句话后,一下子就从沙发上串了起来,他猛地抱住张妙使劲的摇晃着说道:“对呀,对呀,我怎么就没有想到呢?”

    张妙被他摇晃的前仰后合的,不住的叫喊着说道:“你干什么呀,快点放手啊。”

    杨子东这才意识到自己由于一时的兴奋,用力过大,已经将张妙摇晃的脸色微变,于是立即停住了摇晃,抱歉着说道:“不好意思,对不起,我……我真是太兴奋了。”( 暧昧医院 http://www.kuaiyan365.com/3_3438/ 移动版阅读m.kuaiyan365.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