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看书 > 玄幻小说 > 超时空犯罪集团 > 第五十七章 水蛭上场
    福瑞克感到手掌有些湿润,低头一看,哑然失笑,给赛门微微擦了一下,继续讲解道:“男人的宝贝呢,结构非常简单,就是一个肉管里面穿着两个小管道,一个输精一个输尿,而在尿管里面有一些小的半月板,以防产生倒流。”

    福瑞克清笑一声,加深两人的恐惧,续道:“但是一旦产生强制性的倒流,在那里密布的神经感受器就会非常强烈的告诉你,到底有多疼!”

    尤里新兵此时已经在两人惊骇欲绝的目光中将针管对准了那人肉管的马眼,狠狠地扎了进去。

    阿----!

    一声惨绝人寰的鬼哭狼嚎疯狂的响起,深厚的底气和怪异的音调走势让人听着毛骨悚然。四周侍立的士兵俨然不动,如所不闻,而福瑞克却在赛门恐惧的目光中露出了陶醉的表情,变态的舔了舔嘴角,发出满足的声音。福瑞克船长已经让金六娘玩坏掉了!

    那人剧烈的挣扎起来,不断地向后扭动的腰肢想要摆脱掉这恐怖的痛感。又上来两个尤里新兵死死将他把住,不让他继续活动。那人死命的瞪大双眼,嗓子里发出“啊啊”的哑声,下嘴唇因为转移疼痛被牙齿死死的咬了下来,鲜血顺着嘴角划过胸膛,滴落在血肉模糊的分身上。

    赛门紧紧的闭着眼睛,被这眼前的惨剧吓得瑟瑟发抖,丝毫不敢再瞄上一眼。不断往耳朵里面钻的惨叫声,叫他不敢相信对面的那人是平时冷静到冷酷的前辈。被恐惧腷到边缘的理智已经本能的主观否认眼前的事实。

    “睁开眼睛!这是为你上演的盛宴!”福瑞克嘴角扯出恶魔般的笑容,表情狰狞的扒开赛门死死闭着的双眼。

    尤里新兵依旧在不断地推压针管里腥臭的血液,那人的不断摇晃的头将嘴角的血液飞溅的满脸都是。眼角耳朵鼻孔上溅到的血点,再度因重力缓缓地留下来,形成了一幅异常恐怖七窍流血的惨状。

    赛门被迫的睁开双眼,骤然间被眼前恶鬼般的惨状吓了一跳,惨叫一声,死命的挣脱福瑞克的双手。

    福瑞克放开双手,轻轻地擦了擦他额头上的冷汗,柔声道:“不怕阿!想起实验室在拿了么?”

    赛门嘴唇颤抖着蠕动着,莫名抽搐的想要吐出一个单词!

    福瑞克眼睛大亮,在心理狠狠地挥了一下牵头,正要庆祝胜利的喜悦。

    “阿嗯——!”一声重重的鼻音将赛门的动作骤然掐断。

    福瑞克随手放开赛门的脑袋,面色隂沉的看相上方的罗兰,低头对这赛门道:“我们长官是仁慈!他并不希望年老的罗兰受到非人的待遇,但他的不配合使我有些伤脑筋。”他猛然将另一个黑布撩开,指着玻璃器皿中的清澈液体狠狠地道:“但那并不意味着我对他没有办法,辛斯!”

    “我在这!”一个身穿白大挂略显疯癫的年轻人走了进来,先是很感兴趣的看着满身是血,疼痛的已经叫不出声音来的受刑男,又看了看在高高挂起成已经变成了耶稣装的罗兰,最后才缓步的来到了赛门面前。

    此人正是刚刚被抓来的t-4病毒科学家辛斯。王铮用了一句话就让他迅速的投诚了,“我会投资让你继续研究t-4病毒!”于是乎,这个研究成痴的疯癫汉瞬间投降了!

    福瑞克指着那皿清澈的液体,一脸悠然神往的表情道:“t-4病毒,只要注射到体内,就会让人在一分钟只能被吸干全身的水分,粉粉碎裂而死。尸体会干到你难以想象的地步,就算是骨头也会被三岁小童轻易踩成粉末!”

    辛斯转头对赛门露出一个自认为和蔼的微笑,兴奋得指了指自己,破不急待的炫耀:“我发明的!我发明的!”随即取出一小针管病毒原液,缓缓地注射进罗兰的体内。

    罗兰原本就丰满壮硕的身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萎缩,露在赛门眼前的小腿迅速的干裂,就像被干旱笼罩了三个月以上的大地一样块状的裂开,最终掉落在地面上变成一滩沙土。

    赛门瞳孔瞬间缩至针孔大小,眼前的景象将他一直以来的信仰击得粉碎。圣骑士相信,完整的遗体可以保护纯洁的灵魂上天堂,然而此时罗兰连遗体头没有了!他的灵魂肯定烟消云散!这使赛门内心的恐惧达到最顶点。

    福瑞克现在却不问了,他还想再加一把火。正好受刑男也被罗兰在眼前活生生的化成了沙土而感到异常的恐惧,颤抖的全身带动着手铐砸在大铁架子上发出“哐哐”的响声。福瑞克狞笑道:“看来我们的客人对你们慢腾腾的速度感到不满了!还不快给我上主菜!”

    一个尤里新兵捧着装有水蛭的器皿飞快地跑到受刑男的跟前,将他那根已经伤痕累累的分身整个插入到器皿里。

    “你知道吗?”福瑞克直起身,在赛门耳边语调轻佻的继续科普:“ㄖ本水蛭的嗜血程度是所有水蛭中最严重的,它们但凡嗅到一点点的血腥味,都会毫不犹豫地扑上去,死命的往里面钻!……”

    “阿——!”一声凄厉的惨叫声传来将他的话打断。

    福瑞克回头看了一眼受刑男像濒死蠕虫一样的扭动惨叫着,轻声一笑,用手指了指受刑男对赛门道:“就像他一样!”

    赛门恐惧的开始呕吐起来。福瑞克靠进一步,用充满诱惑的声音道:“水蛭正顺着他充满腥臭牛血的输尿管一点一点,坚决地向上爬着,在过不久他们就会到达他的膀胱,然后在这个温度与湿度都相当适宜的地方产卵,只要在过上二十四小时,他腹内的数百万水蛭卵就会孵化成凶残的幼虫!”他放慢语速,一字一顿的道:“一点一点把他吸成干尸……!”

    还没等福瑞克说完,赛门猛然间抬起头,双眼血红的吼道:“够了!不要在说了!我说!你们这些混蛋想要知道什么我全都告诉你们!呜呜……”他害怕的哭了!

    福瑞克轻轻鼓掌,用优雅而含蓄的目光表示赞赏,微笑柔声道:“太棒了!赛门先生,识时务者为俊杰!你在不久的将来一定会发现这是一个多么正确的决定!”他轻轻一挥手,两个尤里新兵上前将他从拷问架上放了下来,福瑞克亲自扶着他座到一张柔软的沙发上,取了一张洁白的摊子给他围了起来。才道:“来吧!赛门,告诉我你们的实验室到底在什么地方?”

    --------

    王铮在外面漫不经心的看完了,拷问的整个过程,他有些不解的问:“为什么福瑞克从头到尾都只是在恐吓这个年轻人,不是应该分看审讯在对口供的吗?”

    金六娘嘿嘿一笑,解释道:“您说的那种是常规的审讯方式,而福瑞克这次用的主要是心理战术,他用残酷的手段不断的施加同伴身上,用他们的惨状来迅速击溃他的心灵,以达到敲开他的嘴的目的!”

    “那也应该用在罗兰身上吧!他明显是三人的头领阿,应该会知道的仳较多吧!”

    “罗兰的年龄偏大,这也表示了他经历的事情更多,心智更加的成熟,而且他常年手刃心灵传输者,信仰的力量已经不仅仅是精神的支柱,而是已经进化为终生的追求。简单的恐吓不会达到目标,反而会使他更加的坚定。而那个年轻人是三个当中最稚嫩的,手脚的生疏暴露出他是个新手,没有杀人经验的人骤然见到刑讯现场绝对会难以接受。吐出情报的可能性更高!”

    王铮了然的点点头,表示明白了,可转念一想又产生了疑问:“不对啊!福瑞克怎么知道赛门知道我们想要的东西?万一他真不知道我们不是白费劲了?”

    金六娘吐了吐舌头,装作鄙视的样子皱皱小鼻子,道:“刚开始在三人都没有被受刑的时候,福瑞克就问出了

    主要的目的,当时罗兰的反映是直接无视,受刑男的反映是眼角瞟了赛门一眼,而赛门的反映则是惊慌,三人的反映很明显的表示出了赛门才是知道情报的人,而且很有可能使实验室出来的研究员!”

    王铮了然的点点头,叹道:“这里面的学问真实不小啊!”

    这时福瑞克绕过屏风走了过来,啪的敬礼道:“长官!任务完成了!”

    王铮含笑点点头示意他说下去。

    福瑞克军姿立正,声音洪亮答道:“所有的研究特种设备都出自一个实验室,在罗马教皇営下面!”

    王铮一愣,不明白怎么把实验室弄在这么个地方,道:“怎么会在这呢?秘密实验室不是应该在深海阿,南极阿之类的地方么?”

    金六娘恨铁不成钢的道:“笨蛋长官!实验室弄到南极运输成本起翻两番,实验资金哪有这么挥霍的!”

    “哦!”王铮恍悟,没有丝毫尴尬的伸手一挥,命令道:“好!那我们马上出发<a href="http://www.qms8.com" target="_blank">http://www.qms8.com</a>

    <a href="http://www.qms8.com" target="_blank">www.qms8.com</a>!目标罗马!”

    “是!长官!”众人轰然应诺。( 超时空犯罪集团 http://www.kuaiyan365.com/3_3450/ 移动版阅读m.kuaiyan365.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