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看书 > 玄幻小说 > 超时空犯罪集团 > 第四百一十三章 酒吧
    请牢记

    伦敦,英国都、在后世是集文化、商业、艺术、金融为一体的大型旅游城市。每个去英国旅游的人,都不会放过这个最经典的城市。而在历史上,让伦敦真正名声大噪的,还是雾都这个称号。

    十九世纪时,第二次工业革命的开始使英国进入了快展时期,大批工厂的建立固然使英国越来越强大,但煤炭的大量燃烧也让伦敦的天空付出了代价。燃烧产生的小颗粒在伦敦的天空中驻留,形成了终年不散的大雾。最厉害的时候人们几乎对面不相识。再加上空气颗粒过多引起了大面积肺病,因此人们能不出门的也就尽量不出门。

    二十世纪初期的时候,虽然还没有那么严重,但棕黄色的大雾天气也已经到了每个星期必然来拜访的地步。而就算大雾天过去,也多是阴云密布不见阳光。都达到了偶尔出现一次,就能惹来教会大肆宣扬上帝福音的地步。

    而在这大雾弥漫的天气中,却正是各种见不得光事情盛行的时候。伦敦的犯罪率也是节节攀升。而也就是在这样一段时期,各种神秘力量的传说开始盛行起来。这其中吸血鬼的传说自然也是少不了的。

    今天的伦敦毫无例外又是阴沉沉的,现在还在下着毛茸茸的小雨,但好消息是昨天刚刚下过一场大雨,棕黄色的毒雾最起码三五天之内不会再度光临。因此伦敦的老少爷们们也抓紧这难得的空闲时间出来玩玩。

    贝克酒吧,怀特大街拐角处一个普普通通的平民酒吧中,早早就被那些快要憋坏了的男人挤满。放肆的大笑和欢快的歌声一阵阵的传来,吸引着门外的路人。

    贝克酒吧的对面,一个同样的酒吧牌子歪歪斜斜的挂在外面,从上面已经坏掉的女人牌照和中间夹杂着的完整酒瓶可以看出,这里也是一个酒吧。不过从破烂的酒吧门和已经掉落了一半、只剩下一个“”字母的牌子上,就知道这个酒吧并不怎么样。

    因此在怀特大街路过的行人,多数都进了对面的贝克酒吧。少部分被前后几个其他的酒吧揽去,没有一个人在这个破烂的酒吧门口驻留。

    不过凡事都有例外,无人问津的破烂酒吧门前,今天竟然有一辆豪华马车停靠了下来。

    车夫撑着伞,从前面的坐驾上跳了下来。恭敬的打开车门。

    一个健壮的男人和一个更加健壮的男人走了下来,并没有理会身边车夫努力给他们遮挡的雨伞,任由无数的小雨滴掉落在他们华丽笔挺的大衣上。两人抬头看了看那些乱七八糟的招牌,毫不犹豫地推门走了进去。

    “吱嘎嘎。。。”

    很少能够使用到,在这常年阴雨的天气中已经完全生锈了的酒吧大门出难听的响声,两人已经消失在了车夫的眼中。对两人的反应车夫并没有什么意外。回身关好马车的门,再次跳上坐驾,将马车驶向了远处。

    酒吧中有些暗。硕大的吧台上只有一盏煤油灯在散着昏暗的光芒,好在里面那边墙上的壁炉中还生着一堆柴火,不然都看不清里面的环境。

    两人刚走进来,体形小了一号的男人皱了皱鼻子。似乎对酒吧中那种难闻的气味有些反感。低声咒骂道:“狗屎!怎么又是这种破烂地方?”

    另一个大汉到没有什么表示,心平气和的回答道:“沉稳安德烈,主人说过办事情要沉稳,毛毛躁躁的是成不了大事儿的。”

    安德烈翻翻白眼儿,道:“主人,又是主人!金币你就没有点儿其他的话要说么?”

    大汉微微一笑,也不回答。

    酒吧不大。一个小小的吧台上放了些看起来有些诡异的吃食和酒水。五六张油腻腻的桌子摆放在左边,右边有一处不小的空地,看起来应该是给客人跳舞或者打架用的。酒吧里面一共就两个人,一个趴在柜台上睡觉,一个趴在前面的桌子上睡觉,从服饰上看应该是酒保和服务员。

    两人在门口站了一会儿,见头顶上的铃铛声和大门上吱嘎嘎难听的声音都没有叫起人来,郁闷的对视了一眼,果断放弃了在油腻腻桌子旁坐下来的想法,大步走向吧台。

    安德烈微微蜷缩其食指,用上面带着的那颗镶嵌着天使装饰的银戒指轻轻敲了敲平台,道:“你好!”

    。。。没有丝毫的反应。

    “怦怦!”安德烈加大了力道,喊道:“你好!”

    趴在吧台上的酒保奇迹般的翻了个身,将半边满是红印的脸露了出来。

    安德烈一怒,狠狠一拍桌子,吼道:“你个混蛋,还不给我起来!”

    金币苦笑着捂住脸道:“天啊,又是这样!”

    这下力道不小,直接将酒保的脑袋震得离开了吧台,重重的砸了下去。

    “咚!”

    “唉哟!”

    两声不同的响声同时出,酒保终于捂着下巴抬起了头,睡眼惺忪的抬起头看了一眼,迷迷糊糊的着脾气,道:“你们谁呀,竟然耽误我睡觉!”

    安德烈想了一下,还是放弃了抓他头的想法,直接将右手的银戒指伸到他的眼前。

    “干嘛呀!”酒保迷迷糊糊的扫了一眼,猛然一个激灵,眼睛瞬间睁大,死死的盯着银戒指看了看,抬头道:“圣徒?”

    安德烈点点头,不耐烦道:“现在知道自己该干什么了么?”

    酒保飞快地点点头,一下子跳了出来,大声叫嚷着:“希克?希克!该死的,你个混蛋,现在可不是你睡觉的时候,我们家里来客人了。马上给我找块牌子放在门口,告诉我们亲爱的顾客们,我们今天休息!”

    说完也不等那人有什么反应,飞快跑到壁炉旁边,不知道开启了一个什么机关,竟然将壁炉中的炉火缓缓地升了起来,露出里面一个两边平方米的电梯。

    安德烈两人也不用招呼,大步走进电梯中,随着酒保渐渐消失在地面上。

    这时候,长着一张标准大饼脸的服务员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嘴里一边含含糊糊的嘟囔着什么,一边绕到吧台最里面胡乱翻找着什么。不一会拿出了一个缺角的木牌,谁手挂在酒吧门口后,又趴在桌子上睡去。

    路过的人目光古怪的看着门口的牌子上写着:店主怀孕、歇业一天。

    出了电梯,安德烈与金币两人才找到了一点熟悉的感觉。

    这个地下的房间很显然是在酒吧的正下方,然而两个地方距离虽然不远,但装饰绝对是天差地别。棚顶上明亮的白炽灯,角落处实木的小吧台、酒架上五颜六色的酒瓶和玻璃酒杯、几个巨大沙套件和中间光亮的不锈钢酒桌,无不给两人舒畅的感觉。

    这与上面的酒吧一比,简直就是猪窝与天堂。

    安德烈满意的点点头,道:“这才像点儿样子!去,把你们老板叫出来!”

    他跟着王铮也有近七十年了,虽然工作强度并不大,但走南闯北的也没少见识大世面。再者说,以王铮的享受指数哪里受得了十九世纪这些古板的东西。能拿出来的现代化物件,早就用各种各样的借口弄了出来。被现代化的纸醉金迷轰炸过的安德烈,那里还能忍受得了十九世纪呆板的酒吧。

    酒保飞快的点点头,大步走到小吧台后面,打开一个小门窜了进去。

    金币四下打量了一下,在酒柜上挑了一支红酒和两个酒杯,坐在了安德烈的对面。用手指随意的弹开橡木塞,倒满一杯酒递给了安德烈后,又给自己也倒了一杯,才道:“太不小心了!主人不只一次强调了隐秘的问题。我们圣徒虽然强大,但还没有到暴露的时候。行动还是要小心一点儿好!”

    安德烈灌了一口酒,无所谓的摆手道:“我心里有数的,都这么多年了,那位什么想法我还不知道么?不碍的,不碍的!”

    金币苦笑道:“我就怕你这样。这一次好不容易等到一个任务,在弄砸了让主人擦屁股,就要小心你的领地位了!”

    安德烈笑道:“没事,我有分寸!”说着左手一伸,直接探入了凭空出现的黑洞中,掏出一个精包装的雪茄盒子,仍在桌子上,自顾自的摆弄起雪茄来。

    “喀吧!”

    小吧台旁边的门轻轻打开,一个身穿西装手里拿着一个文明棍的金帅哥走了进来,带着淡淡微笑远远施礼道:“伦敦联络点,莫卡,见过两位!我这里平时军政系统的人来得比较多,秘密机关圣徒的人还是第一次见到。手下人没见过世面,让两位见笑了!”

    安德烈上下打量了他一眼,嗤笑道:“别扯那些乱七八糟的,刚才你就直说你是这里的负责人不就完了么。还去换身衣服装正经人。先把你脸上的红印子弄掉再说吧!”

    安德烈以为他会羞愧,但他现自己小看了他的脸皮。受了这样的攻击后竟然滴血未失,状若无闻的走到两人身边坐了下来,脸上的笑容一点儿也没有改变。( 超时空犯罪集团 http://www.kuaiyan365.com/3_3450/ 移动版阅读m.kuaiyan365.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