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看书 > 玄幻小说 > 娇艳异想 > 第五章 瞒天过海
    这边辉少和那群莫名追上来的人就车对车干上了,异常激烈的生死时速拉开帷幕。

    “吱——吱”强烈的刹车声,辉少一个漂移,将油门加到最大,左右闪动车身,一个擒拿将方向盘拨转前身。车窗外的后视镜里三四辆黑色轿车紧紧尾随其后,辉少将车驶入码头集装箱运输中心,此刻只有马达和引擎夹杂着车轮划破地面的急速刹车声。

    加大马力!只有这个念头。辉少的脚没离开油门踏板一下,也没踩过刹车一下,迅速拉住方向盘,往左一闪,钻进集装箱之间的空巷子中。

    “停车!”后面的追踪者在车窗外撕心裂肺地喊着。那些个人半个身子悬挂在车窗外,也没有随时会飞出车窗外的危机意识,到底是混黑道的,死活不怕,最怕逮不到人完不成任务。辉少不觉好笑,你说停车就停车吗,你看警察在后面追着小偷一边喊别跑。那小偷能不跑吗?这个比喻有点失恰当了,自己和警察小偷的角色有点调着来,警察被小偷追,有失体统。

    辉少一个急速调头,把车身横杠在路中央,旋转车头,反手打向手动挡,此时迎面开来一辆货运车,辉少迅速闪过那车,后视镜里的车急刹车乱成一团,又不知从哪里窜出四五辆接着追踪辉少的车。

    生死时速还在行进着,碰撞岁,火花,马达,刹车。满地车轮的痕迹和保险杠脱落的残骸。辉少用侧身硬是将平行上来的一辆车撞歪了车身,来不及刹车那辆车就往旁边箭一般冲了出去。七百二十度空中旋转两圈精准地落在十米开外的空地上,一声清脆的玻璃碎裂声音响起,那车呈乌龟翻身状,再难起身,车窗崩裂,看来里面的人非死即伤。

    “混蛋,你给我停车!”紧随其后的那车随同那个文化素养不这么高的人还在不屈不挠地喊叫着。

    滚你xx的!辉少心里咒骂着,自己还没被人指着鼻子大喊过,当下放慢车速稍稍让步,那连人带车追着追着似乎忘了自己的使命是在追辉少他们,开着开着开久了还以为自己在赛车呢,簌的一下超车了上去,还没反映过来发生了什么事,就被辉少轻轻一下顶在车尾处滑了方向,往另一条岔道开去了,回天无数。

    虽然辉少的车已经是被撞地歪歪扭扭,七七八八,但所谓的善书者不择笔,又一个调头,往前方正在行驶的集装箱运输车的底部钻了进去,顺利避开后面尾随的车,开进一条小道。

    “下车!”辉少神情严肃地对着副驾驶座坐着的一个洪兴社兄弟说道。

    那人双手紧紧撑着自己的身子不至于被突如其来的离心力甩出车窗去,双目圆瞪,瞳孔放大,双腿直发抖,惊出一身冷汗来,可以用一些词语来形容吧,那简直是及惊慌、惊骇、惊吓、惧怕、畏惧、恐慌、恐怖、心惊胆战、胆小怕事、畏首畏尾、提心吊胆、心有余悸、惊慌失措、如坐针毡、惊魂未定、战战兢兢、面如土色、失魂落魄、心惊肉跳、胆颤心惊、不寒而栗、心胆俱裂最后导致魂不附体。

    “辉辉辉辉哥,他他们是什么人”那人还惊魂未定,不明所以。

    “滚下去!发什么呆!”辉少一阵怒吼,用枪指着那人的脑袋,把身边那个吓得不轻的仁兄“请”下了车,“给我下车,躲好了!”说完调转车头,倒退出去,显露在追赶他的几辆车的视线范围内。辉少想着这些人摆明了是那派的人冲着自己来的,不过没想到这么明目张胆,本来洪老爷子安排的现在还来不及用到,这个时机出手也未必太过明显,这洪宗泽是气疯了开始做傻事了?摆明了是和洪老爷子对着干想谋权了。

    那群人本来已经下了车在四处搜寻辉少一行的踪迹,看辉少的车子开出来,迅速上了车,追了上去。车上的人拿出一把k7400对准辉少的车扫射。车子本是体无完肤了,再加上子弹冲击波的威力,后备箱被射穿几个孔,后挡风玻璃碎成块状,辉少只能边驾车边往后开枪,这把枪还是罗氏姐妹放到辉少身上的宝贝,用来给他防身的,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今天还果然派上用场了,至少能挡一下后面那些尾随者。子弹扫空的碰撞声和车与地之间尖锐的摩擦声声声入耳。辉少觉得这我雷少辉碰到的叫什么事儿啊,莫名其妙被拉到洪兴社不说还遇上帮内权利斗争,真是作孽自己没事找事儿做,留在这边都不及他在青城过过市井小民的生活天天吃喝玩乐,别提多快活了,现在虽然前后风光,但是时刻命悬一线。洪老爷子也没说这么危险啊!百年难得一遇的领导阶级改朝换代自己还给遇上了,真是有苦说不出。

    这次正好有个借口,趁机跟洪老爷子摊牌,自己要回去青城,这种黑帮地方势力,他雷少辉可受不起。还是安安心心地做自己的风流大少好!

    也苦了和辉少并驾齐驱的这辆车,被打得像个梅花鹿似的,车门也被撞掉半面,还不能停下来稍微歇歇,有够悲惨。

    一边驾车一边开枪能有多好的技术,打着全凭辉少自己的直觉,偏有偏着,一枪打爆人家汽缸,车子笔直摔了出去,场面别提有多壮观。那人的枪法十分不准,辉少只能笔直的开着,稍微弯一下都有被打到的可能性。而且像拍电影一样,恶势力总是接二连三的,那人看自己同伴被甩飞出去终于发狠一枪打在辉少肩膀上。雷少辉这是才意识到自己的侥幸不是什么时候都能遇到的,肩头一吃痛,脑中嗡的一下变得空白,随着失血和疼痛而导致意识有点模糊,紧握方向盘的手上顿时没了气力,方向盘一松,车子没了重心,歪歪扭扭向海边驶去。

    车子纵然一跃,如鲤鱼跳龙门般直冲向海面。溅起万千浪。

    随后而来的车上跳下一队黑衣人,眼看着辉少连人带车冲进海里,渐而沉没。

    “他掉进去了!快报告少爷!”岸上的人开始议论纷纷“去找,给我把他找到!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少爷让你们拼死也要找到!”“大家快找!”“他中了我两枪,铁定没戏了!”

    一阵纷扰过后,码头上码头回复一片死寂般的沉默。

    辉少浸在海水里,感觉自己的意识在一点点下降,和海水的冰冷融为一体,

    终于云归云,土归土,散落成泥碾做尘只剩下海水没顶的冰冷的沉寂。

    痛!醒过来的第一反应。

    全身都快散架了,比上次和猴子他们打架似乎还要严重的多,辉少觉得自己的全身筋骨好像打散了再重新拼装过,不怎么情愿地睁开眼睛。一片白色映入眼帘。光总是比声音传播的快些,然后才是听到了不绝的哭声。

    “这是哪儿?”辉少撑起身子,远点的窸窸窣窣的哭声立刻飞到耳朵边上,几个老婆是哭的梨花带雨,凄凄惨惨,好不悲壮!

    “哥你没事吧,那够娘的洪兴社余孽竟然敢这么对我们哥,姐妹们正打算去给你报仇呢,哥你自从被他们逼下海以后,已经昏迷三天三夜了,让我们都急死了!”说话的是美子和智子她们,见辉少终于醒了,眼泪都给开心地收了回去,一拥而上挤到床边,把辉少的身子支了起来,“那个洪宗泽简直混蛋,哥好在你没事,枪伤也没伤到重要部位,只是伤着软骨,还呛了水,发炎得厉害,下次看到那帮人,一定是全数奉还的!”

    这话越说越咬牙切齿,辉少看老婆们这么关心自己,火气也消了一半了,报仇是早晚的事,要我辉少做好准备的话还会让那帮小人得手,差点没了小命,想起来他雷少辉也有些后怕。

    “对了,你们怎么在这里?我不是送你们上机回青城了吗?怎么又折回来了?洪老头子死哪去了,说他有对策,差点害我没了命,他派来的人手呢?去哪了!我车战的时候怎么不见他出手!老糊涂了吗?我去找他说说,怎么由得自己不孝儿子胡作非为,他可还真会演戏!”

    “他没有演戏,只是身不由己。”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辉少才觉察到房间里不只是几个老婆那么简单。站出来的那个人看着多面熟,那人不是石友三是谁?!“你倒不问问自己怎么会被救起来和我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一开口就埋怨洪老爷子。”

    “洪老爷子遭人暗算,他已经”美子在一边补充道。

    石友三:“和追踪你的是同一批人所为,日本申卯组和台湾斧头帮突袭,内部高层叛变,洪老爷子和几位反对不从的元老级亲信被杀死,现在洪兴社内部已经大变天了,洪宗泽作为傀儡被扶上社长的座位,还浑然不知,看来也是被人利用没什么作为的人,可惜了洪老爷子和我们都被出卖了。现在洪兴社有资历的人不管是否自愿都大部分投票选举少爷继承洪老爷子的位置,那些没投少爷的人又变得越来越有名无实权,甚至接连被暗杀。接下来就是你记得的那一幕,那么多车子来追杀你,然后你连人带车翻海里去了,我们还是出动蛙人才把你救上来的。”

    美子:“多亏石兄弟通知我们,现在我已经通知哥哥和爷爷在日本那边派出川口组精英来援助,心如姐和罗氏姐妹们已经去打点香港这边的势力,所以还没来得及等到老公你醒来。”

    智子:“那个洪兴社简直可恶!老公留下来帮他们还恩将仇报,早知道拍拍屁股回去青城过我们的小日子了!”

    辉少:“洪老爷子真的死了么他留情面,那些人会感恩么,真是笨蛋!”辉少已经把他当成了自己的父亲一般看待,这么一个坏消息来,自己心里不免有几分惆怅。“瞧你养的什么猪狗儿子,杀父弑亲,白养二十几年了!身边混的都是捣乱分子,真活老糊涂了!”

    不过辉少瞬间就恢复理智了,警惕地看着石友三:“不过,你为什么会在这儿?洪兴社的一把交椅。”

    石友三:“呵呵~倒还怀疑起我来了!有你的!雷少辉!是你开车外出,却被数量车人围追堵截,被逼到码头边,退无可退。又中枪,昏厥最后坠海,我要想害你,哪里用得着出手,现在还救你再威胁你吗?我是大陆公安派来解决争端问题而混入洪兴社的卧底。”这时候石友三把一行来的几个身穿公安服装的同僚叫了进来。

    众人才发现这石友三今天的穿着果然和平时不大一样,人模人样的,一点没有小混混的感觉,相当严谨正直。众佳丽也才回过神来注意到所言非虚,前段日子自从辉少被打捞上来受了伤以后一直在心乱神慌,还是雁奴有点理智让在场几位姐妹们没有通知青城的诸位夫人,否则早就开一锅乱套了,哭哭啼啼的局面还能收场吗?

    石友三接着说:“日本政府惧怕大陆收复香港后出现一个强大的中国,而台湾则是怕大陆收复香港后可以集中精力解决台湾问题。这两个政府出于不同的目的,居然联手合作想来阻挠香港回归,但是这种事情又不好政府直接出面,于是明着里是拉着日本申卯组和台湾斧头帮作为他们的“代言人”,就这些组织而言,其实里面很多都是日本及台湾的特务人员。在幕后给他们牵线搭桥的还是美国某个组织,美国组织中国统一也是由于惧怕中国的加速崛起,影响美国的霸主地位。

    这个就涉及到政府一些机密了,我在这里不好和雷兄弟你们详说。他们势力庞大,许多混入了香港政府高层。我们中国中国政府这边其实早注意到了香港这边的情况变化,但是也不好直接出面。于是派出了以我为首的特种部队陆续混入各大帮派内部,我就是化身成珠宝商人进入洪兴社。后来渐渐发现洪老爷子是帮得上政府忙的能人,哎可惜”( 娇艳异想 http://www.kuaiyan365.com/3_3453/ 移动版阅读m.kuaiyan365.com )